关注微信享红包

疫情致使美国印刷厂面临大面积裁员,基本停产

印小匠
    疫情不仅在北京印刷厂带来复工复产压力,在欧美快速蔓延,给当地印刷企业带来的压力开始显现。
    3月20日,位于美国洛杉矶的辛克莱尔(Sinclair)印刷公司宣布大幅裁减员工数量,基本停产。
    辛克莱尔隶属于美国最大的书刊印刷企业之一CJK集团,主要从事高端商业、书刊和目录印刷,拥有单张和卷筒纸胶印机以及数码印刷机等生产设备。
    CJK集团有关人士表示:由于对新冠疫情结束后市场、客户和行业情况无法做出清晰的判断,我们认为最好的决定就是,立即进行必要的裁员。
    辛克莱尔一度拥有120名员工,目前将只保留一个小团队,处理未完成的订单。
    有关人士还表示:待疫情结束后,将重新评估业务情况,并确定辛克莱尔公司何时或是否继续开展业务。
    问题是:人都没剩几个了,以后还有多少重启的可能?
    辛克莱尔只是疫情之下,美国印刷业困境的一个缩影。当地印刷行业媒体将其称为:疫情的“早期受害者”。
    看了美国同行的境遇,不知道各位老板有何感想?恐怕不少人会感同身受。
    到目前为止,3月也没剩几天了,虽然多数印刷企业都已复工,但一个显而易见的问题是:订单不足。在商业印刷领域,这个问题又尤为突出。
    据三好同学粗略了解:目前,订单量能恢复到往年七八成的企业,已经算是相当不错。有的企业只有五六成,甚至三四成。
    由疫情带来的挑战,联想到近年来印刷圈遭遇的诸多困境:从环保施压,到纸价飙涨,再到跌宕起伏的中美贸易战,一波未平一波又起。这一年又一年,老板们过得真是不容易。
    2020年初,随着中美第一阶段贸易协议的签署,本以为会迎来相对平静的新年景。未曾想,疫情又突如其来……
    另外一些以外单为主的企业,为规避美国加征关税的影响,均选择在越南投资建厂,将部分产品转移到海外生产。
    对其他一些印刷企业来说,贸易战的直接影响或许并不明显,但未必能完全置身事外。因为其服务的客户,很有可能会有来自美国的订单。
    假如贸易战最终失控,其对中国经济的深远影响更是难以估量。
    所幸,自2019年9月开始,中美双方的谈判进程开始加速,并最终在2020年1月签署第一阶段经贸协议,原定的部分加征关税措施也并未真正实施。
    从环保施压到纸价飙涨,再到中美贸易战,这三个意外因素基本构成了2016年以来印刷业发展不可忽视的大背景。
    其中,环保压力主要来自政策层面,对多数印刷企业的生产经营都产生了直接而又深远的影响;纸价短时间内大起又大落,使部分印刷企业的成本管控能力大打折扣。而中美贸易战则在订单层面,对印刷企业提出挑战。
    这么一想,最近三五年,咱们印刷企业确实活得都不易、过得都挺难。
    然而,尽管历经重重挑战,多数圈内老板最终都挺了过来。这充分体现了印刷企业的顽强与韧性。
    如今,疫情带来的暂时性困难更大,不确定性更多,对印刷企业的风险管控能力近乎是全方位的考验。但只要老板们咬紧牙关、坚定信心、理性应对,挺过最艰难的这段时间,以后还会有什么过不去的坎儿么?